叶简明落幕:华信国际或退市8万股东“陪葬”

2019-08-13 03:55栏目:国际
TAG: 国际

  今天*ST华信开盘直接跌停,盘中略有“挣扎”最终仍以跌停收盘结尾,股价已连续第16个交易日低于面值1元,即便后4个交易日全部涨停股价也无法回到1元以上。

  这也意味着A股“面值退市第三股”或已诞生,根据相关规定连续二十个交易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,深交所就有权决定其终止上市,此前的中弘股份、雏鹰农牧都没能逃过一劫。

  经过计算即便之后4个交易日全部涨停,*ST华信的股价也无法回到1元以上,这也意味着根据相关规定其已站在了退市边缘。每逢此时投资者都希望监管层能“网开一面”,但此前中弘股份、雏鹰农牧最终都以退市告终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上周四盘后*ST华信曾祭出“大招”,宣布与中州炭素签订《重组意向协议书》,并就公司摆脱债务危机等事宜达成合作意向。彼时市场都认为系*ST华信刻意为之,若从当时开始剩余的6个交易日全部涨停,股价正好可以回到1元以上。

  果然,上周五受利好刺激,*ST华信盘中上演“地天板”并最终以涨停收盘,但今天的现实非常残酷,参与“博傻”的投资者血本无归。千山药机董事长的“名言”犹在耳边:“本来你买的心态就是赌博,我们这个股票的状态也适合你买股票的心态。”

  那么问题只剩下,重组是否会为公司带来一线生机?监管层是否会做出退市决定前考量这一因素?前华泰联合证券资深保代王骥跃告诉天眼君,监管层不会网开一面,想延缓退市只能并购方案宣布的同时直接缩股,然后股东大会召开前一直停牌。但在这样的情形下,缩股也只是暂时延缓而已,而且缩股程序上很麻烦,涉及债权人利益。

  退市边缘的*ST华信急于解决债务问题,做出不少“病急乱投医”的行为,今日晚间给深交所的回函中其也“自曝”了部分,意外牵出了洛阳国资。

  8月1日,*ST华信披露《关于拟签订的公告》,欲将子公司华信保理合计2.89亿元的应收债权转让予华信天然气,华信天然气拟以上述债权抵销所欠香港鸿太物流的2.89亿元债务。

  而事实上,在2018年年报中*ST华信就已披露,因判断保理业务类应收账款可收回性已不大,华信保理对部分应收保理款已全额计提坏账准备。意思就是*ST华信准备拿收不回的欠款去抵债,偏偏那家香港鸿太物流还同意了。完全不合常理的行为,在被交易所问询后*ST华信火速终止,8月6日的董事会上决定终止签订《债权债务抵销协议》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公告显示,洛阳旅游发展集团上海有限公司(现名“上海鹰涛商贸有限公司”)对华信保理的2.89亿元债务承担连带付款责任。有公司一起“背锅”,*ST华信却仍然对相关应收款项全额计提坏账准备。回函中*ST华信称,这家洛阳旅发上海业务已基本处于停滞状态,后期不排除停业可能。

  天眼君注意到其中并不简单,洛阳旅发上海成立于2016年5月4日,2016年、2017年在保人数分别为3人、4人疑似空壳公司,此前一直为洛阳市国资委全资控股直到今年7月5日退出。

  天眼查显示,2017年3月洛阳旅发上海注册资本变更为1亿元,2018年6月又减资至100万元,紧随其后更名为现在的上海鹰涛商贸有限公司。

  于是问题就来了,洛阳旅发上海是在什么时间签署的责任连带协议呢?公告可见,前述华信保理两笔应付账款合同签于2017年末,如果彼时洛阳旅发上海就已约定了相关连带责任,那么2018年6月的减资存疑。

  减资按规定必须通知债权人,明显在减资之后洛阳旅发上海对近3亿元债务的担保“名存实亡”,尚不清楚彼时华信保理为何未进行阻止。

  最终就在一个多月前,洛阳市国资委全资控股的洛阳旅游发展集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退出,彻底与债务完成了切割。

  对于眼下的窘境该如何应对,就在刚刚*ST华信负责人回应称“暂无应对措施”。今年一季度末,*ST华信股东户数仍超过8.1万户,无疑他们被送上了绝境。

  *ST华信在A股声名远播,和它的母公司中国华信不无关系,其曾在2014年-2017年连续四年入围《财富》世界500强榜单,最高排名曾达第222位。截至一季度末,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持股占比高达59.78%。

  但成也萧何败萧何,*ST华信原先是一家成品油行业的公司,因大股东“不务正业”被抽走了大量资金,2016年起从事保理业务,出现大规模应收账款逾期而业绩“爆雷”。2017年、2018年连续巨额亏损,即便不因低于面值退市大概率也会连亏三年“出局”。

今日相关新闻

  • 国际手球有哪些规则?
  • 国际贸易是什么意思?
  • 西安有哪些国际高中?
  • 国际经济学是什么
  • 国际贸易中的LC是什么意思?要详细的